健康快訊   >>  健康報導
過來人心聲-憂鬱症



文/讀者分享

最近常聽到朋友為了憂鬱症而煩惱不已,我總是勸對方想開點,別鑽牛角尖,聖經上不是說:喜樂是心的良藥,憂傷的靈使骨枯乾嗎?我一直以為,只要調整好心情,正面思考,多活動活動,別老是悶在家裡,憂鬱症就上不了身。沒想到,個性開朗的我也有這麼一天。

五月的某一天,我如常至大湖公園打氣功,不到一會兒功夫,就覺得雙腿不對勁,雙腿越來越軟,很想站穩上完課,可是力不從心,只好先行離去。第二天,同樣的問題又發生,還是支撐不了,匆匆先行下課,沒想到,這是惡夢的開始。

從此以後,我的雙腿24小時痠痛,每走一步都嗑嗑絆絆,站不穩。有著遺傳性糖尿病的我,血糖忽高忽低,從來沒有高血壓的人,血壓飆到200,渾身不對勁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到榮總掛急診,住院六天,卻檢查不出什麼大毛病,只好回家吃藥,希望能逐漸好轉。

過了一星期,病情非但沒有好轉,還逐日加重。想到自己不良於行、想到中風坐輪椅的老公,想到將來自己也許會坐輪椅,我和老公相對而視,一股悲愴湧上心頭,渾身浸透了無奈與悲涼,心中充滿了焦躁的火。

心裡的那份失落感,不時啃噬著內心的隱疾,眼中不時蒙上一層淚液的我,開始大哭。孩子們來探望時,更是兩淚縱橫,無法自己,我到底是怎麼啦?日日以淚洗面,為什麼沒人能告訴我,問題出在哪裡?全身乏力的我,幾乎是24小時躺在床上涕淚悲泣,心中非常恐慌,吃不下也嚥不下,義務性的將食物應塞入口中,餐餐狼吞虎嚥,不知其味。

6月的某一天中午,餐後不到十分鐘,突然感到心臟及胸口非常不適,幾乎喘不過氣來,我慌了,我知道自己應付不過來,馬上打電話給李秘書,他即刻打119,救護車5分鐘就到,直衝三軍總醫院急診室。在車上,想到自己居然也有搭救護車的一天,流下了眼淚。

在心臟科醫師的協助下,住進三總,安排一連串的檢查,會診不同科醫師,除了胃食道逆流導致不適外,沒有其他毛病。躺在病床上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,梯天哭泣,雙腿依然無力,情緒低落,沁入心脾的滋味,五味雜陳,十分沮喪。

有一天,醫師查房,他一看到我就問我為什麼每天都眉頭深鎖?我淚眼汪汪告訴他我很不舒服。"我想你可能是得了憂鬱症,你檢查都沒問題啊。"醫師下了這個判斷,我木然,啞口無言,因為這個魂不附體,精神意識在虛幻與真實間流轉的人,不是我。我感覺被魔鬼附了身,像個失魂的人。我清楚,此身非我身,卻無法逾越那一到圍牆的鴻溝,走不出心中的魔障。

在我眼中,什麼都是灰色的,莫名的恐懼與顫抖,揮之不去。白天縱然累得眼睛快打竹籬笆了,還是無法稍作休息,練過氣功的我,時時提醒自己注意自己的呼吸,讓心安定下來,可是就是做不到,簡直快崩潰了。

每天,最期待夜晚的來臨,當皎月升空,夜深人靜之際,只要安眠藥一吞,就能暫時讓自己昏睡,我懶得睜眼看這花俏又紛擾的世界,好希望自己能一睡不起,想自殺的念頭,不時浮現在腦海中。住院期間,有兩三次想推窗一躍而下,一了百了,嚇壞了照顧我的看護。我不怕死,然而到了這個地步,似乎只有拋棄自己的靈魂,才能得到解脫。慢慢的,我有了自我封閉的現象,開始不接電話。除了家人,美國的弟弟打來也不接,我沒有辦法開口說話,一開口就哭,雙手也開始無力,連拿個手機都覺得乏力。有個摯友給我傳了簡訊,她說她不喜歡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,我緊抓著手機在胸口,放聲大哭,天啊,我也好討厭自己這個樣子。我覺得自己有如風中之燭,不懂為什麼會變這樣,它說來就來,攔無可攔,覺得好無助。想到這裡,心頭的隱痛絲絲泛起,我實在是無力去抵抗這心靈的災難。

出院後狀況依舊,孩子們非常擔心,怕我不肯接受精神心理治療,偷偷到三總精神科掛號,然後再告訴我是主治醫師的意思。我本來不想去,因為檢查那麼多次,已經失去信心,而且我也不認為我精神方面有問題。但既然是醫師要我去的,只好去應付應付。

我可以說是在小女兒和秘書攙扶下來到醫院,在近百位等待病患中,只有我一人不停的掉淚,有一位太太,好意勸我別哭,她說她以前也是這個樣子,隨即從皮包裡拿出一本小佛經,要我跟著她念其中重要的一句,她說:"每天念,心情會平靜下來"只是當時我只顧掉淚,也忘了她念什麼。

精神科毛衛中大夫問我,有沒有聽到有人要我往下跳,要我自殺?我說沒有,是我自己不想活。毛大夫開了兩星期的藥,他說:"應該會慢慢好起來,但不能停藥。"我心想,就姑且試之,死馬當活馬醫吧。女兒怕我不肯面對,不肯吃藥,天天來電叮嚀,我都快被煩死了。為了給自己一個機會,我乖乖的按時吃藥,吃了一星期,一點感覺都沒有。我心想,反正把藥全吃完再說。

沒想到第十一天,奇蹟似乎發生了,清晨一起來,感覺與過去不一樣,我躺在床上用力的踢雙腿,一點也沒有痠痛的感覺。我從床上一躍而起,在房中繞了兩圈,果然沒事。暗夜走了,天 終於亮了。

折騰了兩個月,終於又活了過來,開心得不得了,馬上換上衣服,背了背包,趕到大湖公園打氣功,兩個多月沒打了,雙腿直打抖,我一點也不害怕,我知道,是太久沒運動了。打完氣功,大汗淋漓,感覺舒暢,好久沒這樣子流汗了,真是過癮。學員們圍成一團,關心的問我身體狀況,我笑著告訴大家,我得了精神病,果然博得哄然大笑。往座椅一靠,面對著波光四射的大湖,傾聽內心的語言,蟬聲召喚,鳥聲呢喃。剛剛才走過這麼一遭,覺得好累,但是回頭一看,原來我爬過了一座艱鉅的山,山的起伏,包容,山的起伏,包容,宛如母親般的扶持,讓我保留了過去生活及活動的痕跡。這場病,真是一場生如春風,凋如秋月的掙扎,想到就讓人心顫,想到病中,家人親情的關愛,及每個人身上的的友情,鎖不住的淚水撲撲直落。

後來好友送了我一本憂鬱治的書,書中引述了一段,頗有同感,它說:"憂鬱症不是一句流行語,它代表了許多深層的無助,是心理能量耗盡的狀態。也代表了相當大的醫療及社會成本。也許,你正深陷其中,也許,你身邊有這樣的親友,無論如何,它不應該被忽視,隱而不談"。

前些陣子,我回醫院複診,旁邊坐了一位太太,雙腿抖個不停,兩人相互聊天後,才知道她已經吃了好幾年的藥,有改善,但還是無法痊癒。我覺得好奇,因為我吃了兩星期的藥後,即逐漸好轉,她的雙腿為何還抖個不停?原來她欠銀行錢還不了,這個成為她無法紓解壓力的原因,也因而得了恐慌症。可惜的是,她沒有將這部分告訴醫師,才無法對症下藥。我建議她,一定要實情告訴醫師,我自己也有恐慌傾向,吃了藥後已獲得改善,不再恐慌了。

這位女士撥開了她左手的手鐲,讓我看到她割腕三次所留下的痕跡,果然,生命讓人閱讀出它的無懼。我很幽默地告訴她,有位醫生在電視上說過,他還沒看過割腕自殺成功的人。我勸她再自殘了,她苦笑著說:"可是我真的好想死",看著她抖動的雙腿和來自銀行的壓力,相當不忍心,心想,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不同的是,大小本而已。

在聊天的同時,看到一位年約三十來歲的少婦,站在飲水機面前,拿起紙杯想喝口水,可是怎麼送都送不到口,後來由陪同他來的母親協助,才得以喝下杯中水。她看起來全身乏力,眼神有些呆滯,動作緩慢,不敢抬頭看人,似乎在隱藏自己。

原來,這位少婦的先生去世,打擊不小,再加上平常就比較內向,沉默寡言,而導致憂鬱症。我與鄰座的太太看到這種情形,不禁眼眶泛紅,如今自己也身陷其中,才更深刻體會到憂鬱人的無助,也才了解到原來有那麼多人得了此症這些人都需要幫助。

人的一生,陪在一起走路的很多,但有些路程只需陪同短短的一截,即銘記終生。可惜的是,大部分人總覺得得了這種病是見不得人、羞愧的事而不敢正視它。在我病情好轉後,回合唱團上課,一五一十地將病況告知大家。沒想到下課後,有兩三位同學私下小聲地告訴我,他們也曾吃了好幾年的藥,只是沒有人知道而已。人生累積那麼多起伏,有些事不是自己就能挺得過來。挺久了、心累了、無力了,就像火山爆發一般。

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:憂鬱症容易復發,第一次罹患的患者,在復原的兩年內有35%的人可能復發,十二年內則有60%,特別是四十五歲以上的人。憂鬱症改善後,最好再持續吃六到九個月的藥,以防復發。反覆三次以上的復發憂鬱症,則考慮要長期吃藥,競爭、壓力大,憂鬱症患者正逐漸增加中,成了文明病。

我的孩子也有同樣的問題,但是不肯面對、不吃藥,對精神科三個字非常排斥,而使得病情逐漸加重,這是很可惜的事。我自己也尚在服藥中,還不算過來人。可幸的是,我不但面對,我也不避談,將心中的苦悶及實情全盤托出,替自己殘缺的心找出口,才能紓解壓力,還原自己。我也去買了有關這方面的書,讓自己能更深層的了解憂鬱症,才明白,原來憂鬱症是腦中的問題,腦中發生問題會使身體的力量消失,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來,從別人的眼光看來,像是在偷懶不動。憂鬱症的人不論是工作、家事、讀書、吃飯、洗澡等日常行動,都會變得無法進行,家人需要多體諒,不是不想做,而是明明心想非做不可,卻做不到,所以覺得非常痛苦。我在病中,孩子們老是要我到外面走走,曬曬太陽或到客廳與大家一起聊天,我也一樣做不到。不僅如此,還覺得很煩,很受打擾。

憂鬱症的早期發現、治療是非常重要的,他不是見不得人的病症,如果不面對,不但會惡化,自殺的危險性也會升高,到精神科看診,別帶有偏見及誤解,就帶著平常心,如感冒看內科一般,好好接受治療,治療其中,不要擅自停藥或更改藥單,完全依照醫師指示去做,吃藥是治療的根本,憂鬱症是腦中的問題,藥物對治療有很好的效果。只要勇敢面對,用正確的方法與步驟即可,然而當沒有這方面能力時,就交給專業醫師來打理。

記住,一個關鍵的機會,足以改變你的一生,堅持是一種很重要的努力。過去這些日子,是迷迷糊糊的顛倒人生,夢魘一場,更是人生的急轉彎,一家大小背我搞得團團轉,孩子們憂心忡忡,朋友們因得不到消息而焦慮,真是對不起。現在的我能恢復如往,真是感恩。好友說,上蒼讓你走這一遭,不見得不好,這個挫折是上天的恩寵,必有特別的意義與目的。

在遭受無比痛苦煎熬痊癒後,深深體悟,上蒼將透過我的身歷其境,來見證給那些與我有相同遭遇的朋友,給予正確的認知與信心,勇敢面對。要有智慧學習與生命和諧相處,少一點跟自己掙扎的艱難,接受絕望,重燃希望,過著身心靈平衡的生活,三者缺一或偏執,就會自然反應在身體上。因此修身、養性,讓身心靈通暢,多活動活動,才能走過生活的波動與難堪。今後我得用適合自己的節奏,調理生理時鐘與生活腳步,去過屬於自己的人生。真相令人清醒,看清自己,但願生命處處充滿歡笑。